這里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(前臺顯示)180 50px

行業新聞

新能源資產交易進入活躍期

來源:能源雜志 | 2019年9月24日() | 打印內容 打印內容

新能源補貼拖欠的連鎖反應開始蔓延。補貼拖欠-運營商財務報表惡化-償付能力削弱-供應商欠款/融資機構欠款-三角債/債務違約-電站資產拋售。在這一鏈條的傳導下,新能源電站運營商只有忍痛割愛,選擇資產出售以求擺脫困境。

目前,國內新能源發電項目普遍面臨2年以上的財政補貼拖欠,數億元,甚至上百億的應收賬款躺在財務報表上,周轉天數越來越長。中央能源企業補貼拖欠規模均在100億元以上,電站規模在GW以上的民營企業補貼欠款也在數十億元。

應收賬款是拖累、甚至壓垮企業的沉重負擔,甚至將民營企業投資新能源的熱情擊打粉碎。盡管應收補貼不能在短期內變現,但按照現有的財務處理方法,補貼計入企業營業收入,由此產生的所得稅卻在第一時間支付,增加企業運營負擔;為維持現金流轉,一些企業不得不增加有息貸款,“拆東墻補西墻”;更尷尬的是,應收賬款作為流動資產并不能確權,企業也不能以此作為抵押物開展融資或者探索資產證券化。

有新能源運營人員戲稱,有生之年怕見不到拖欠補貼兌現。悲觀的預期正在新能源產業內蔓延,尤以民營企業為甚。

無奈下,當前不少民營企業正加速新能源資產拋售,一同拋掉還有新能源運營的商業計劃。這其中,光伏電站的交易活躍度高于風電。這是因為,風電對于補貼依賴小于光伏,且風電資產運營商多為國有企業,光伏電站則以民企為主要參與方。國有企業可以依托資產規模優勢,減少補貼拖欠對企業的影響。

按照新能源補貼規則,2018年底之前核準的風電度電補貼在0.15元左右,而光伏度電補貼則在0.2-0.25元,2016年核準的光伏電站度電補貼則在0.4元左右。高額補貼缺口讓運營商捉襟見肘。

目前,只有2016年3月底之前并網的項目納入前七批補貼目錄。這意味著2016年4月之后并網的新能源項目,補貼拖欠已經有3年之久。國內光伏電站規模化發展自2016年進入快速成長的軌道,2016-2018年累計并網光伏裝機1.3億千瓦,這些項目中有約1.24億千瓦未進入補貼目錄。

顯然,很多光伏電站在并網之后至今并未拿到一分錢財政補貼。這一狀況超出企業在投資決策之初的假設,即便企業在項目立項時就考慮補貼拖欠2-3年的時限。補貼拖欠使企業現金流報表變得非常糟糕,大量應收賬款在資產負債表堆積,加之企業融資成本高,光伏產業政策波動大,不少民營企業陷入債務違約危機。

《能源》雜志的調研中發現,不少民營企業正在四處游走,積極與中央和地方能源國企接洽,推進電站資產交易,資產交易的規模正在不斷增加,同期資產交易的條件也變得嚴苛。但是,對于央國企而言,目前是增加新能源資產配置的時間窗口,優質資產的選擇空間也變得越來越大。對于新能源行業而言,央國企也是產業發展的最后一道安全墊。

上篇:

下篇:

350 45px

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慶陽路77號比科新大廈 查看地圖  傳真: 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 

隴ICP備14001663號 泰和集團  版權所有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

赛车绝对赚钱的方法